苏同木

好好生活。

十七岁啦

补课的时候意外遇见了自己在小高一开学时 因为名字 特地跑去勾搭的小学妹
当时好像是 早上八点多一点
按照平时算好的时间 在车站边买了一个饭团
一边吃一边等公交车
吃到三分之二 车就会来了
下车时握着一团绵绵的塑料袋 丢掉
她来和我打招呼
“我感觉你好面熟”
“诶 是吗”
“你来补课吗 你是哪个老师”
“王xx”
“哇!一起!“
原来她是阿越
阿越之前是下午来 我是上午来
后来因为一些同学提早结束了 老师就让她也上午来了
阿越的脸圆圆的
感觉很好揉
后来我们就常常坐同一辆车 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回家的时候 我们一边等车一边聊天
一起吐槽了物理老师的发型和口音
和她说了我喜欢的老师 我最近的生活 说了很多她还没有来的时候学校发生的事情
她说她也想选政史地 可是妈妈想让她选政史化
她问我是不是不选物理很多专业都报不了
我说 没关系啊 如果你有很明确的方向 不想读理工科的话 选政史地也无妨 因为我想读汉语言或者历史这种文科类的专业 所以选政史地比较好 有的学校的历史学要政史 有些学校要史地 我也没办法啊哈哈哈
阿越唱歌很好听
阿越也有台湾腔
我和她讲了学生会和社团 她好像对文艺部和翻唱社很感兴趣
我说 文艺部每个星期都有教唱的 如果你来文艺部 我就可以听你唱歌了
她说 好啊
最后一天上数学的时候
我故意晚了五分钟出门
结果没有遇到阿越
阿越那天是爸爸接送的
我又忘记把糖给她了
“等你们军训我来看你喔(^ ^)”
“好啊”

四舍五入一下 我就当你夸我了

我总是忍不住说“谢谢”和“对不起”。
沈同学说,习惯不好,要改。

讲个小故事

其实我是属于五感不发达的人。
讲话声音小,别人说话总是听不清,气味也闻不清楚,别人说这个菜太咸我觉得还好,我觉得这菜咸那这菜是真的宇宙无敌咸。
我们班发作业一般都是从最后开始传。有一次下课,我在看书,后面的沈同学叫了我好久,好像是叫我第三遍了我才反应过来去接作业。
然后就顺口很自然地说了句“对不起”。他很茫然地问我为什么要道歉。我说,你叫了我这么多次我才听见,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啊。
他和我说:“这只是小事,你没有必要道歉,不管是这件事还是其他事,其实很多事都只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我其实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很在意。你不用总是道歉的。”

如果真的要分开。
能和你们多相处这半个学期,已是上帝的恩赐。
也许这一次,回头再也不会看见你们了。

“有缘再聚吧少侠,速速登岸。追风赶月莫停留,平芜尽处是春山。不送,莫问何日再相见。”